筆趣閣 - 修真小說 - 大佬寵妻不膩在線閱讀 - 第1429章 被我哥撩了?

第1429章 被我哥撩了?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失眠的痛苦就是第二天早上起床就如同在經歷某種酷刑。

        許鹿掐滅了第五次鬧鐘后還是沒躲過門外的敲門聲,她揉了揉自己亂糟糟的頭發,伸手拍了拍自己不清醒的臉,強迫自己起床去洗漱換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她至少凌晨三四點才睡著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很困,可精神卻很興奮,腦子里天馬行空的蹦出特別多的畫面,她都快服了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睡得太晚,可不就起不來么?

        下樓吃早飯的時候,許鹿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餐桌上的薄戰,她猛地一個激靈的頓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從她身后過來的薄戀卿拉著她坐下,還一臉好奇的歪著頭看向她,“棉花糖你昨晚沒睡好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聽到妹妹的話,正在吃早餐的薄戰也抬頭看向許鹿。

        許鹿立馬想到了昨晚倆人在陽臺上的事情,慌忙垂下眼睫,掩飾性的說道:“沒有!我睡得特別好!

        說完,就拈起一個湯包吃。

        薄戰意味深長的瞥了一眼,“是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吃湯包的許鹿差點被里面的湯汁給燙到,她不悅的抬頭瞪了一眼對面的薄戰,無聲的控訴:還不就是因為你這個罪魁禍首!

        鬧鬧嘻嘻笑道:“哥,你一回來又惹棉花糖姐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薄戰立即給了他弟一個眼神,他弟頓時不敢吱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許鹿撇了撇嘴,內心os:還不讓人說實話了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上午最后兩節課是語文課,“滅絕”直接讓課代表通知同學們去多媒體教室觀看電影《邊城》,全面了解和掌握節選課文《邊城》——出自沈從文的小說《邊城》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站在講臺上講解這篇課文,用看電影的方式向大家展示來得更加直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去多媒體教室學習也是大家最喜歡的課程,看電影多好玩!比滅絕講課動聽多了!

        許鹿被滅絕拉到辦公室說了幾句話,等她走進多媒體教室的時候已經沒幾個座位了,盛望賤賤的朝她揮手,“這兒!這兒還有個位置!

        實際上他壓根沒想到幫許鹿占座位,而是老大讓他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他今天早上親眼看到老大和許鹿一起從他家車上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見,倆人之間就是有貓膩!

        許鹿環視了一圈,剩余的零星幾個位置都在角落里,而且旁邊坐著的同學都是她不熟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與其和不熟悉的同學將就坐一起,還不如和盛望他們坐一塊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薄戰坐在盛望旁邊!

        電影《邊城》還是一部愛情片呢!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這么想著,便朝盛望那邊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走近,盛望就換到旁邊坐下了,將他和薄戰中間的位置留給了許鹿。

        許鹿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果然就是故意的!他肯定以為自己和薄戰之間有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悄悄覷了一眼薄戰,發現他連余光都沒看過去,仿佛毫不在意旁邊坐的是誰。

        隨即撇了撇嘴,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薄戰另一邊的謝一陽身子后仰,給了盛望一個“會來事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望鼻子哼了哼,仿佛在說:那必須的好么!

        電影沒開始之前,大家都有些鬧嘈嘈的,特別適合說悄悄話。

        許鹿微側著腦袋看向身旁的薄戰,正好,薄戰也轉過頭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倆人的目光陡然膠在了一起,像是帶了電流般,“嗞嗞嗞”作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昨晚說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許鹿聲音壓得很低,也是不想被薄戰之外的人聽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薄戰聲音淡淡的,“沒聽到就算了!

        許鹿氣結,這人!

        她剛要再說話,上課鈴聲響起,“滅絕”走進來放影片,教室里瞬間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許鹿也只好忍住自己想要說的話,專心看電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電影里的翠翠純真而美好,她喜歡的儺送正好也喜歡她,只可惜儺送的哥哥也喜歡她,兄弟倆選擇唱情歌“決斗”,最后哥哥選擇成全弟弟和翠翠,遠走他鄉卻遇到了水難,儺送最后也孤獨的出走了,翠翠則一心等待心上人的歸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講述的是一段純真又凄美的愛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為什么那個年代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呢?

        許鹿忽然就生出了幾分傷感,影片結束大家都紛紛離開,可她卻坐著沒有動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望和謝一陽知趣的先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媒體教室內也陸陸續續走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薄戰看了一眼還坐著不動的許鹿,“走了!

        許鹿咬著唇沒有吭聲,心情有些沉重,顯然還沒從電影的情緒中走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薄戰的表情似有幾分無奈,“你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!

        許鹿驀地抬頭,“我擔心的什么事情不會發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薄戰看著她,“悲劇!

        許鹿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居然真的懂?!

        她茫然的眨了眨眼睛,連忙追上去,胸腔內四處亂竄著滿滿的歡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下午放學。

        許鹿收拾了書包剛要回去就被盛望喊住了,“鹿姐,晚上一塊去吃燒烤!”

        許鹿滿臉黑線的轉過身,“你喊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摸了摸鼻子,“我喊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許鹿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還真的無法反駁他,只是,他忽然改變稱呼難道是薄戰跟他說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她輕咳了一聲,“就是不大習慣,你好端端的怎么改了稱呼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滿臉無辜,“你和戰哥不是……那啥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許鹿這下真的嗆得不輕了,“你好好說話行嗎!我和……薄戰什么都沒做過!我倆……很清白的!

        盛望更加疑惑了,“我說什么了嗎?鹿姐你反應是不是有點大?我不說別的,你倆肯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伸出左手和右手的食指,輕輕碰了碰。

        意味著接吻。

        許鹿豈會看不懂,窘得滿臉通紅,“你胡說八道些什么!沒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說完,也不理會盛望,抓著書包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應過來的盛望沖她的背影喊道:“還去吃燒烤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許鹿的聲音遠遠的傳來,“不吃!”

        吃什么啊吃!尷尬死了!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她走得快的緣故,她今天第一個上車,薄戀卿是在兩分鐘后才到,上車就看到了許鹿紅暈未褪的臉,“棉花糖你面含春色的樣子,是……被我哥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許鹿連忙捂住臉,“沒有啦!”

排列三9点到17点开机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