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- 都市小說 - 慶榮華在線閱讀 - 第二三十二章、強勢

第二三十二章、強勢

        申時三刻,曾榮拎著食盒再次站到了慈寧宮的臺階下,這一次沒等她開口,門口的宮女主動進去通傳了,很快袁姑姑出來了,曾榮莫名有了一種受寵若驚之感,同時也是誠惶誠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姑姑,您怎么出來。。!痹鴺s送上了一副笑臉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姑姑站在臺階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,“跟我走吧!

        曾榮一聽趕緊閉嘴了,乖乖地跟著對方走,這一走,直接就到了后殿門口,正好看見阿梅和另一名太監守在廊下,倒是沒看到小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曾掌事,這藥是給二皇子的,最好是能勸得他趁熱喝了,太后說,晚膳時間也快到了,命你陪二殿下用過晚膳再去見她!

        “袁姑姑,這,這,這合適嗎?”曾榮結結巴巴地問。

        盡管這個結果是她早就預測到的,盡管她也很關心對面屋子里的那個人,可她畢竟不是朱恒的隨侍宮女,她是一名內侍監的掌事啊,這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合適的?別忘了,太后老人家是怎么教導你的,我們這些做下人的,可不就得為主子分憂?”袁姑姑板著臉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這一句話,曾榮就不得不收起那些小心思,乖乖聽話。

        誰知兩只腳剛邁出門,曾榮又有了新疑慮,轉頭問道:“袁姑姑,那要是他不聽我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次袁姑姑沒有回答她,而是逼視著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兩人的目光對視上了,曾榮敗下陣來,轉過身,走到了阿梅面前,沖阿梅苦笑一下,點點頭,張嘴,讓阿梅看著她的唇形問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梅搖搖頭,低聲說道:“我帶你過去!

        兩人走到上房門口,阿梅敲了敲門,“回二殿下,阿榮妹妹來了,說有事見您!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沒有動靜,過了一會,只見小海子打開了門,“二殿下累了,說今兒不見客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客,你告訴他,今日我是他的隨侍姑姑,他若是不肯不見我,我只能在這守著直到他答應見我為止!痹鴺s說道,聲音不小,足夠里面的人聽見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“隨侍姑姑”是曾榮隨口編出來的稱號,宮里只有隨侍宮女和隨侍太監,姑姑一般是掌事姑姑或掌教姑姑,這二者曾榮目前夠不上,便胡亂給自己編了個稱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偏這個小海子也是一個死心眼的,張嘴就問:“隨侍姑姑?我怎么沒聽過有這種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會不是聽過了?”曾榮瞪了他一眼,“還不去通傳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海子被曾榮的氣勢唬住了,也沒多想,轉身就進去了,曾榮見他沒關門,也不客套,拎了食盒也跟進去,當她掀開書房的紗簾走到朱恒面前時,小海子再次瞪大了眼睛,“你,你,你怎么。。!

        曾榮沒搭理他,把食盒放到書桌上,從食盒里端出了這碗湯藥,直接對朱恒說道:“這碗藥是我守著小泥爐花了一個時辰煎的,你喝還是不喝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恒也被曾榮的氣勢驚到了,看著曾榮,露出了他依舊溫和的笑容,“怎么啦,誰惹你生氣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話應該我問你吧?”曾榮把藥端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放肆,怎么,怎么對二殿下說話?”小海子總算清醒過來了,指著曾榮喝道,就是氣勢略有點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出去!痹鴺s和朱恒兩人幾乎同時說道,明顯曾榮的語氣更重些,朱恒的聲音輕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然了,不是誰的聲音大就是誰的氣勢足,盡管朱恒的聲音依舊溫溫柔柔的,但他一開口,小海子瞬間閉嘴了,一步三回頭地出了書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說了嗎?”朱恒看著曾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把藥喝了!痹鴺s把藥碗送到了朱恒嘴邊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恒笑了笑,帶了絲無奈,也似帶了絲寵溺,“也就你敢這么逼我!

        曾榮見他端起了藥碗,忙從食盒里端出了一個小瓷碗,瓷碗里裝的是崔元華自制的玫瑰花醬,玫瑰花是藥典局院子里自種的,加了點蜂蜜和飴糖,曾榮嘗過了,味道還不錯,原本是崔元華給皇上準備的,得知她要來給太后送藥,給她分了一點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恒一口氣把湯藥灌進了嘴里,正抿著嘴極力往下壓制那股苦味以及惡心想吐的感覺時,曾榮舀了一勺花瓣醬送到他嘴邊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恒也沒問,直接張嘴吃了,嚼了嚼,待嘴里的苦味被玫瑰花的清香和蜂蜜的清甜所替代后,朱恒的臉上總算有了真心的笑容,看向曾榮的雙眸也分外的明亮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謝了,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蜜餞!敝旌阏f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騙你了,這藥不是我煎的,是杜鵑姐姐煎的,這蜜餞是崔姑姑做的,我這算是借花獻佛!痹鴺s說了實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敝旌懵月杂悬c失望,繼而又問道:“方才為何這么大的火氣,是皇祖母跟你說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被袁姑姑直接帶過來的,尚未去見太后,說是怕藥涼了!痹鴺s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恒這才想起來曾榮說的這藥是什么杜鵑煎的,蜜餞是什么崔姑姑做的,這兩人都不是慈寧宮里的,再一看曾榮拎來的食盒和瓷碗,也不像是慈寧宮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說,這藥是曾榮大老遠拎過來的,是內侍監那邊煎好送來的,換句話說,曾榮是被逼著來的,逼她的人只能是太后,因為也只有太后才明了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會去見皇祖母,我會跟她說,我會照顧好自己的,不會再麻煩你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麻煩的不是我,是你自己,你才多大,你看你把自己搞成什么樣?這條路走不通就換一條,干嘛非要把自己逼上絕路?你若是倒下了,你覺得最難過的是誰?最稱心的又是誰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恒一聽,知道自己的事情傳進曾榮耳朵里了,也不再偽裝自己,苦澀一笑,問道:“若是你,又該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曾榮沒回答,去高幾上拿起茶壺給他倒了半杯茶水,一摸,是涼的,于是,把茶水潑了,直接拎了爐子上的水壺給倒了半杯熱水,吹涼了后放到朱恒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恒不懂,看著曾榮,等著她的解釋。

排列三9点到17点开机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