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- 修真小說 - 仙子請自重(問道紅塵)在線閱讀 - 第一一五四章 世界長腳跑了

第一一五四章 世界長腳跑了

        孟輕影一手結印維持祭儀,一手側推,虛按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鳳皇法相順著纖手一推,由小而大,熊熊鳳火直沖魔龍。

        當裂隙被加大,魔龍還狂震導致位面混亂,這幽冥的祭煉再度被拖累了,之前覺得足夠的準備或許再度不夠了……顯而易見,對方并不愿意幽冥閉合,還想大開此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祭煉幽冥依然是雙方爭奪的重心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孟輕影終究還有畫卷幽冥做底子,心中底氣還足。

        把天外人放進來其實并不是什么壞事,秦弈曾經不也想過放他進來關門打狗么,只是那時候瑤光認為大家未復巔峰,放他進來是找死而已。如今大家實力已復,他要進來那就進來唄,做好準備把他困死,也是秦弈一方想要達成的結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換句話說,這一戰其實也是秦弈所期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龍鳳相撞,孟輕影微微一晃,祭壇提供的力量加持讓她雖然下風卻不至于一擊即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與此同時,人皇堡壘已經悄無聲息地到了魔龍身后,一個炮筒悄悄伸出,所有太清合力注入了一個能量柱,通過炮管“轟”地炸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聲驚天動地的爆響傳來,魔龍遍體鱗傷,那能量卻也被它帶得偏斜,沒入虛空不見。

        羅睺的笑聲隱隱在所有人心中回蕩:“果然有埋伏,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城堡顯現,秦弈的聲音傳來:“知道有埋伏還笑得這么大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個龍軀于我一點都不重要,被你們肢解也不算什么!绷_睺笑道:“你們把注意力全放在這里,那就再好不過!

        隨著話音,流蘇瑤光忽然抬首望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心里都有一種奇妙的感覺,就像是慣常熟悉的法則有了微妙的變化,所知的定義已經不算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多年滲透力量,早就遍布這方世界每一分空氣里,所缺的無非一個元神統合,作為驅使!绷_睺笑道:“當我降臨,此界規則便由我定義,流蘇瑤光,你們確實恢復得比我想象中更快,可終究還沒到這一層!

        流蘇奇道:“你這是……半步跨過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錯,半步。我吸收了好幾顆星體之能,力量已至,尚缺乏一些世界根本,來填充演化創世之感。所以我一直想要此世之源,只要有了,便證無上!

        羅睺很有耐心,似是也很想秀一把,或者也在拖延時間?流蘇沒有管這個,只是低聲道:“無上……你們果然用這種稱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羅睺笑道:“其實天機子開門那會兒,我都差點成了,可惜半身過門半身不入,這種半渡空間太過危險,若是被你斬開兩半,有點麻煩……還是走幽冥好點。你看,此世之靈,已經變成我了!

        流蘇道:“你確信變成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魔龍身軀的臉上泛起了一種奇怪的“溫和”笑意:“我知道此世本源已經具現為門,現在門被你們隨身攜帶,這個奇怪的堡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魔龍張開了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種奇怪的波紋漫過,堡壘如同通明了一樣,內部盡顯無余,清晰顯出秦弈等人愕然的臉,大家齊齊往炮管里注入第二炮的動作都無比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眾妙之門就佇立在秦弈身后,隨身攜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我的法則定義,凡金石土木之屬,皆如泡影,無遮蔽掩護之效!绷_睺笑道:“或許你們證金石之神,亦有此效,但表現形式未必相同,這已是我的形式,對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隨著話音,門上的薄幕一陣波動,似有神奇的力量正在吸取它的根本。

        話說怎么吸取門之根本,這種套路流蘇瑤光都不會……大家都沒覺得門有什么能量或者什么本源可以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時候天機子想換去的就是這個套路,只要學會這個,他也可以去別的世界效仿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世沒人會這套,這是在更高維度的視角看世界,才能得到的法門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壓根都不知道怎么吸取,自然也不知道怎么阻止,感覺就沒個途徑,并不是能量的碰撞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境界和對方類似,可對方知道的東西確實比她們廣博,因為她們一直就龜縮在這個世界,沒有好好出去過,見聞差了一層。如果以這個角度論,同為太清圓滿,同級那也是有勝負的,她們可能就是輸的那個,因為曾經她們是聯手合作又是主場作戰,所以才能慘勝?

        號稱“打出去我們怕得誰來”,其實是吹逼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姐妹們斜視的目光,天帝人皇兩張俏臉火辣辣地疼。流蘇梗著脖子道:“那什么眼神,要不是我們沒好好出去逛過,怎么可能這樣?讓我們出去,自然就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姐妹們都掩嘴笑,大敵當前,沒人跟她爭。

        魔龍倒也發現了,這伙人驚愕之后,卻似是并不驚慌,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秦弈身上,居然還都帶了點揶揄的味兒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弈正在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魔龍也眨巴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也發現不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似牛逼哄哄在做一件大家都理解不了的事情,可好幾息過去了,好像沒變化。

        門上的光幕依然是悠悠的藍色波紋,一蕩一蕩的,似在嘲諷,他連半點本源都沒吸到,全是空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門無靈。靈在……”魔龍的眼神里都是驚奇:“這個男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弈抽抽鼻子:“我特么真不想做門房大爺!

        當被動性質的悠悠純靈,有了主動意志,還變成了一個人類修士……那它的吸收就不是某種特殊法門可以做到的了……因為這個世界本源意志化成的修士,自己能抵抗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能挖一個人偶的鼻孔,去挖一個正常人的鼻孔試試,頭都給你打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隔空怎么把一位太清后期的修士給抽干凈,這是改變法則能辦到的事嗎?

        換句話說,它要么打敗秦弈煉成丹吃了,要么設法把秦弈采干……用他自己的所謂法則法門,已經沒意義了……這不是法則能決定的事,是拳頭。

        魔龍的眼睛瞪得滾圓:“我遨游諸天萬界,自命見多識廣,也是初次見到世界意志具現為一個人類之靈的事情……世、世界長腳跑了?你們一群雌性聚攏在身邊,全被世界那啥了?還是你們那啥了世界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群鶯鶯燕燕異口同聲: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    隨著話音,瑤光拔劍指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帝之劍與天界之力遙相呼應,諸天星辰閃徹幽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以為你改變了此世規則?所謂你的氣息遍布三界,反掌可逐,你不會真以為你那點氣息多了不起吧?給我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轟隆!”天界光耀,諸星暴走,銀河傾瀉,日月橫空。

        恐怖無匹的光束透過三界阻隔,穿過時空之限,直抵幽冥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種雨霽天青的感覺,之前被篡改了的法則定義被驅散,再度回歸大家所熟悉的時空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天界光束聚集幽冥,直劈魔龍身軀,就像是把它的力量聚集起來反噬給它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魔龍驟然甩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從它置換過來的那個虛空裂隙里,閃起了強烈的炫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域外法則入侵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知道如果要和流蘇瑤光聯手對抗,大家都用此世法則是絕對打不過的,只有用自己的法則解釋才能獲勝。以前輸就輸在被關門打狗,在別人地盤上用別人的規則,打個毛線?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不同,幽冥有裂隙,他還可以使用自己的規則,和對方的規則相抗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還有勝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這時,裂隙之處響起了玉真人的聲音:“此路……不通!

排列三9点到17点开机号